桂林还原青山本色

“矿山生态修复步入新阶段,我们正在研究制定新政策,探索利用市场化方式推进矿山生态修复。”广西桂林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飚说。

桂林山水甲天下。大自然在赐予桂林独一无二的山水资源的同时,也孕育了丰富的矿产资源。桂林全市采矿企业一度多达数百家,长期粗放式的露天开采使得山体裸露、废石乱堆、扬尘弥漫,生态环境日益脆弱。

梦海韵表示,期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五次峰会推动后疫情时代经济增长。“当前,全球复苏势头仍不明显,必须积极拉动投资和国际贸易往来。二十国集团机制有利于完善国际多边贸易体制和全球治理体系,让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和经贸合作中发挥更重要作用。历史和实践证明,只有加强协作,才能共同应对全球挑战。期待各方能够深入交流、凝聚共识、加强合作,为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。”

据最新调查统计,桂林还有近200座历史遗留废弃矿山需要修复治理,其中需要实施工程治理的有36座,治理经费至少需要数亿元。

“转型发展对矿山企业来说是阵痛,也是重生。如果企业不消灭污染,终有一天将被污染消灭,如果不走绿色转型升级的道路,终有一天会被市场所淘汰。”桂林桂广滑石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明国说。

(本报布宜诺斯艾利斯11月18日电)

梦海韵说,疫情已经对全球发展造成深远影响,“二十国集团为世界主要经济体携手制定包容性、可持续发展政策搭建了有效平台,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应对全球范围内的极端贫困、饥饿与营养不良、失业等诸多挑战,充分挖掘数字经济、中小微企业的巨大潜力。”

桂林市雁山区大埠乡暗嵅村有一处采矿场,2014年桂林市申报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地后立即对该处矿山进行了关停。但是矿区大面积山石裸露,水土流失严重,自然生态环境破坏严重,村子的地下消水洞被堵塞,村里仅有的150亩耕地经常遭受严重内涝。2019年底,桂林市落实专项资金200万元,组织实施采矿场生态修复工程,修复面积8207平方米。去年5月工程完工后,茂盛的植物遮挡住了可视创伤面、恢复了自然景观,有效减少了水土流失,消除了内涝隐患。

桂林市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对全市范围内露天矿山进行综合整治,铁腕整治取得明显成效,矿山治理修复的大幕终于拉开。

“绿水青山是桂林永续发展的生命力,自然资源部门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力军,无论再难也要想方设法破解治山难题,还原青山本色。”王飚说。

曾经,这家公司的龙胜矿区在洗选滑石过程中,因废水处理不当造成河流污染,严重影响了当地百姓的生活。2019年以来,龙胜矿区以建设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为契机,先后投入1100万元开展创建工作,采用新工艺,加大循环生产利用,牵头组织周边村民成立“宏达滑石回收公司”和“丰鼎滑石回收公司”两家民营企业,专门负责矿区废石场的废矿、尾矿、矿渣洗选,洗选出的滑石由矿区回收,每年回收2万至3万吨尾矿,解决了200多名村民的就业问题,开创了矿山企业与周边村民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。

“如今,绿水青山又回来了,村民还在旁边零星的土地上种上了稻谷和蔬菜。”暗嵅村村委会主任毛顺才说。

2016年,中央环保督察风暴刮到了桂林,采矿导致的突出生态问题给桂林人敲响了警钟!“那是桂林矿产资源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,矿业发展格局和矿山开发模式因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桂林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易云初回忆说。

修复“受伤”山体、还原青山本色并非易事。有些矿山受地质结构,坡度剖面等因素影响,实施生态修复和土地复垦过程中的水土保持及植被生长难度较大,有些矿山还需通过地质灾害工程治理排除险情。

“矿山修复需要大量真金白银,而仅靠财政支持难以为继。一方面,要多层次争取国家、自治区项目资金;另一方面,还需要创新机制激发市场活力,着力构建以政府为主导、企业为主体、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。”王飚说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童 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