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健委专家曾光关闭离汉通道为专家组意见绝对正确

新京报讯(记者 梁静怡)近日,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不断变化。截至1月25日24时,全国30个省(区、市)累计报告新型肺炎确诊病例1975例,现有重症病例324里。累计死亡病例56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9例。现有疑似病例2684例。

针对此次疫情,1月25日,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。对于关闭离汉通道、新型肺炎疫情与2003年“非典”疫情的比较、轻微症状者自我隔离等问题,曾光讲述了他的观察和分析。

曾光:应该说,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。它的初衷肯定不是希望这些人在家隔离,而是医疗机构的容量不够了。这只能是暂时的措施。

据悉,此次出院的患者是大理州报告首例患者,男,34岁,湖北武汉人,1月20日自武汉乘机抵达昆明,参加旅行团乘车于22日到达大理,23日在大理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后收治入院隔离治疗。1月24日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。经过9天的住院隔离治疗,今天上午11点30分出院。(完)

至于武汉新型肺炎疫情跟当年的“非典”疫情相比孰重孰轻,以后可以评论。现在处理本次疫情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,才是最重要的。疫情在变化,防治对策也要相应变化,这是最关键的。

新京报:对现在的疫情,此前有专家表示担心,你会担心吗?

① 摸清底子,逐个排查

对园区内正常经营的3家酒店(木守西溪酒店、花间堂酒店、好久不见酒店)进行严格的每日现场检查,并强调,要严格落实防控措施,坚决杜绝麻痹思想和侥幸心理,切实做到“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诊断、早治疗”,严格控制传染源,防止疫情扩散。要求酒店必须安排好每日的消毒工作,对所有住店来客登记入住时必须测量体温,接待人员必须戴口罩上岗,并详细了解客人的来源地,如有湖北来客必须第一时间报告并采取积极的隔断措施。

密切关注员工外出及健康情况。特别是外地员工,如有湖北地区(包括学习、经商、工作、旅游、探亲、途经等情况)或接触湖北人员的员工,及时上报并在家观察14天。目前发现两起咳嗽发烧情况,及时安排就医,均为普通感冒。

新京报:1月20日,你说疫情社区传播还处在早期阶段,而社区传播的早期阶段是指病人可能在家中传播、也可能传播给同事、在居住的环境中传播等。那现在处于什么阶段?

新京报:目前武汉的新型肺炎疫情怎样?

新京报: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也没有关闭一座城市的离城通道,为什么这次要这样做?和“非典”时期相比,疫情更严重了吗?

采取加强宣传、逐个排查、严格检查、积极动员等举措,将疫情防控工作做细做实。

51岁的向东是武汉云豹救援队队长,这支“硬核”民间救援力量,曾参与过雅安地震、“东方之星”沉船等重大突发事件救援。

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。长期从事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对策研究,多次向国家提出公共卫生问题对策并被采纳。2003年“非典”防控中,曾先后任原卫生部赴广东联合调查组流行病学组组长、首都非典联合防控指挥顾问,发挥重要作用。

新京报:现在全国疫情的情况呢?

疫情暴发后,湖北多地医疗防护物资告急。澳大利亚湖北联谊会及澳大利亚楚商联合会立即向当地发起倡议,为家乡捐款捐物。

新京报:你担心出现“超级传播者”,但有一个病人已经感染了14名医护人员。还会出现第二个“超级传播者”吗?

在新型肺炎疫情中,这样的“超级传播者”现在还没出现。出不出现取决于我们的防护。

另外,2003年北京“非典”期间的一些经验也很重要,就是解决危重病人救治的问题。怎样动员全市以及来自全国的力量,使危重病人得到最有效、最专业的治疗?这对降低病死率太重要了。

新京报:除了建立火神山医院,有没有更快的方式解决隔离救治问题?

轻微症状在家自我隔离是没有办法的办法

曾光:传染14名医护人员的案例非常特别。病人是在神经外科手术后,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。从超级传播的过程中,我们得到的经验教训是千万不能大意,其他科室也不能大意。但是这样的案例今后可以避免。如果潜在的“超级传播者”都像上面的案例这样,我们完全可以杜绝。

连日来,在武汉、在湖北,在阻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前线,常有这样看似平凡却依然动人的故事发生。

④率先垂范,支援社区

2月3日早上,澳大利亚湖北联谊会会长、澳大利亚楚商联合会会长邝远平通过微信给中新社记者发来信息:澳大利亚湖北老乡纷纷响应,截至2月2日,澳大利亚湖北联谊会及澳大利亚楚商联合会累积收到善款23311澳元、2000元人民币和价值200余万元人民币的医护及生活日用物资,旗下各团体会员的湖北家园和楚韵艺术团31500元人民币准备定向捐赠武汉协和医院,各会员定向捐赠200澳元、3000元人民币。

曾光:建议会提给国务院,我们都在积极行动。大年三十,全国人民都在看春晚的时候,专家组成员和国务院领导、国家卫健委都在研判疫情。

曾光:现在的疫情是在逐渐往严重上发展的,武汉市一市往沿途(地区)发展,这是现实。关闭离汉通道绝对是正确的,这个意见就是我们国家高级别专家组提出来的。但关闭通道不是我们的原话,我们提的是武汉人不要出去,外地人不要去武汉。

截至2日晚,共有国家卫健委、中医药管理局、中国中医科学院以及29个省区市和军队的68支医疗队,8310名医疗队员支援湖北。

排查园区商户员工、建筑工地工人的动向和返回计划等信息,及时进行登记和劝阻。共计劝阻10余家商户百余人返回计划;园区酒店第一时间隔离湖北返回人员一名,目前无症状。

在本地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情况之下,上海、广东、浙江、江苏、四川、天津、山东、重庆等15个省市派出了多支医疗队支援湖北。

我们担心的是“非典”期间那种“超级传播者”,比如给病人气管插管,大量病毒喷发出来,医生防不胜防,一般外科口罩都挡不住。这种情况对家人、对周围的人感染非常严重,而且会传代、会造成死亡。

医护人员:8310人“会战”湖北

曾光:武汉市能不能采取更快的措施来解决隔离救治问题?在武汉是否有一些守着长江的游轮,甚至豪华游轮?解放军的医疗船离武汉远不远?如果采取一些临时措施,让疑似病人迅速到这些船上得到(隔离)是不是好一些?争取每一天都很重要。

但现在,武汉的公共交通停止运营了,我不了解武汉的直接情况,病人看病和医生(上班)的交通问题等,我非常关心。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,影响大家去看病。

在王艳所在的中部战区总医院,两支医疗队在前方不分昼夜,已连续奋战十余天。该院非救治一线科室人员自发组建200余人的志愿保障突击队,负责为科室送餐、住宿出行、捐赠物资、消杀灭菌、物资分发。他们之间随叫随到,相互支持。

自武汉“封城”后,公共交通停摆,一线医护人员的生活面临不便。从小到大在武汉生活的沈子龙,是武汉某餐饮企业的工作人员,于是他考虑能做点什么。沈子龙介绍说,其送餐的范围包括武汉协和医院、武汉同济医院、武汉市第四医院在内的十多家医院。

新京报:最近几天,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又提出了哪些新建议吗?

今年38岁的郭琴已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了15年。在繁忙工作中,她被确诊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。然而,经过14天隔离观察并在身体痊愈后,她却毅然作出决定:重返岗位,与同事并肩战“疫”。

所以在这段时间,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人都要有充分的治疗条件;让每一个病人都能在医院治疗,每一个密切接触者都要集中隔离观察。如果能尽快解决病人隔离、发热病人就诊问题,武汉的疫情可能缓解。

③加强宣传,强化保障

武汉疫情处于社区传播早期阶段,正向中期发展

曾光: 在武汉,疫情进入了社区传播阶段,流行较广。现在看来,武汉的工作量非常大,全国各级医疗队也在支援武汉。武汉自己要建立一个“小汤山医院”。但医院要到2月3日才能竣工,这段时间比较困难。

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宣传,在各出入口放置景区闭园提示牌,在自媒体和LED大屏播放疫情信息和个人防范措施,提高防范意识。强化物资保障,备足备好口罩、红外线体温计、消毒液、口罩收集容器等物资,为打胜疫情防控持久战做好充分准备。

志愿者:用“爱”守城

曾光:武汉做出了很大牺牲,但对全国疫情的控制有很大好处。因为武汉人只要不出去,各地输入病例就会少。最近5-10天,武汉以外的病例数可能大幅度减少,(各地)形势好了以后,全国会有更多的力量支持武汉。

曾光:我估计还是早期阶段,也在向中期发展,(感染)人数显著多了一些。多的原因主要是隔离和救治问题没得到解决。一旦这个问题解决了,疫情感染人数会迅速下降,所以武汉也要有信心。

在湖北宜昌市,当地出租车统一系上红丝带,贴上了“免费接送医护人员”的语贴,组建出租车志愿车队。在疫情防控期间,专门为医护人员提供免费服务。目前,已有150余台出租车加入志愿车队,仍有不少热心的出租车司机申请加入。

新京报:此前网上有种观点,说症状比较轻微的要在家自我隔离,这种观点有道理吗?

海外华侨华人:时刻心牵湖北

连日来,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阿根廷、加拿大等国的华人社团、华侨华人发起捐款捐物。世茂集团、瑞安集团、华翔集团、周大福等港商纷纷向湖北捐款;全国台企联向武汉捐款100万元人民币,在鄂台企旺旺集团捐赠消毒除菌产品及700台各式医疗设备,康师傅、冠捷、统一、武功记等台企捐赠食品、电子用品等物资……

疫情仍在蔓延。类似王艳的“爱”情,仍在抗“疫”前线不断传递着。(完)

连日来,向东和队友奔走各地筹集、运送防护服、口罩、护目镜等急缺用品,送到各大医院一线医务人员手中。

市民肖雅星发起成立名为“武汉医护酒店支援群”微信群,征集酒店为武汉各大医院一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宿。目前,已有180余家单体酒店或连锁酒店加入其中。

在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之际,1400名军队医护人员火速“空降”武汉,承担起医疗救治任务。

②严格检查,隔绝传染源

尽管青年教师董明只能坐在轮椅上,但是拥有心理学专业背景的她,报名加入武汉一支心理咨询志愿者队,为市民提供心理咨询。

王艳是中部战区总医院感染内科护士,已在抗击疫情一线奋战了大半个月。她期待着:早日换下防护服,穿上那身美丽的婚纱。

曾光:2003年“非典”期间,我们南征北战都没有害怕,现在武汉的情况也就和北京最严重的情况差不多。那时候,我率领队伍进驻北京人民医院病房查看原因,和医务人员交谈,观察情况,最后提出了关闭医院的建议并被采纳。北京市建立了小汤山医院,病人的救治问题也解决了。

在接到上级动员通知后,西溪湿地办广泛动员党员干部,积极协助“一村一社区一机关”结对共建党组织做好外来人员排查和疫情防控等工作。在确保完成景区自身防控工作外,动员近百人次参与社区疫情防控工作,充分发挥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。